首頁 找知識 趨勢通識. 業餘愛好者能用人工智能幹什麼?這裡有四個故事

業餘愛好者能用人工智能幹什麼?這裡有四個故事

一個印度人可能會利用在網絡視頻中學到的人工智能知識,讓當地的飲用水更安全。

編者按:隨著人工智能領域的競爭愈發激烈,人工智能軟件與配件也變得觸手可及。從而使得人工智能在業務愛好者那裡開始流行起來。他們會使用人工智能做什麼呢?在《連線》雜誌 12 月刊中,選取了 4 位業餘愛好者使用人工智能來解決生活中一些事情的故事。作者為「TOM SIMONITE」,原題為「THE DIY TINKERERS HARNESSING THE POWER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業餘愛好者能用人工智能幹什麼?這裡有四個故事

1975 年冬季末,舊金山半島附近的布告欄上開始出現一張特殊的紙片。「你正在構建你自己的電腦嗎?」紙片上寫道。「或者其他一些數字產品?如果是的話,你可能會喜歡來參加一聚會。」

這一邀請,吸引了 32 人到加利福尼亞州門羅公園參加 Homebrew Computer Club 的第一次聚會,這是一個愛好者的社區,他們對一種叫做微處理器的組件非常感興趣,它剛剛出現且價格不貴。

其中,有一位是年輕的工程師,名叫史蒂夫·沃茲尼亞克(Steve Wozniak),他後來把一位名叫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的朋友帶到了俱樂部。

「這是一個證明,技術進步並不一定都發生在大公司和大學中,個人也可以推動,」倫·舒斯特克(Len Shustek)說,他是一名退休企業家,也參加了第一次聚會。「現在,人工智能領域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

自 2012 年以來,計算機對語音和圖像的理解能力顯著提高,這要歸功於一項一度鮮為人知的技術——人工神經網絡。 想要真正掌握這種人工智能技術,需要強大的計算機,多年的研究經驗,以及對深入瞭解數學的渴望。

如果你擁有所有這些東西,那麼恭喜你:很可能你已經是亞馬遜、Facebook、谷歌或者其他少數幾家巨頭的高薪員工了,他們正在用他們極其複雜的人工智能策略來塑造世界。

不過,爭奪人工智能霸主地位的戰爭,也讓任何人都可以買到相應的工具和備件。為了吸引頂尖科學家和應用程序開發者,科技巨頭們免費發佈了它們內部的人工智能構建工具包,以及他們的一些研究成果。

現在,黑客和業餘愛好者正在使用幾乎同樣的技術來駕馭硅谷最狂野的夢想。 「高中生現在可以做到世界上最好的研究人員幾年前做不到的事情,」曾領導谷歌和百度大型人工智能項目的人工智能研究者和創業者吳恩達說。

像吳恩達這樣的人,對業餘人工智能的大爆發寄予厚望:他們希望,這一趨勢能將人工智能技術的潛力傳播到遠離硅谷的地方,無論是在物理上還是文化上。看看行業外人士根據自己的優先級和觀察世界的方式,對神經網絡進行「訓練」時會發生什麼。

吳恩達喜歡想象這樣一個場景,有一天,一個印度人可能會利用他們在網絡視頻中學到的關於人工智能的知識,讓他們當地的水飲用起來更安全。

當然,並非每一個 DIY 的神經網絡都是好的。去年年底,一個 Reddit 賬戶發佈了一個色情視頻,主角似乎是神奇女俠蓋爾·加朵(Gal Gadot)。這段視頻在Reddit的陰暗角落里流傳,並延伸到成人視頻網站上。但是細心的觀眾注意到,加朵的臉部會偶爾閃爍,就像戴了一個鬆散的面具。

發帖者解釋說,這個視頻是假的,它是通過訓練神經網絡生成加朵臉部的圖像來製作的,這些圖像能夠與視頻中演員的表情相匹配。然後他們在網上發佈了代碼和方法,這樣任何人都可以自己製作類似的「deepfake」視頻。

因此,能夠DIY人工智能的時代,可能不完全是光明的。當然,也不會全是陰暗和色情。大部分情況下,它會非常特殊。讓我們來看看一些先驅者,他們向我們展示了當大眾可以教計算機新技巧時會發生什麼。

讓神經網絡幫忙寫歌詞

業餘愛好者能用人工智能幹什麼?這裡有四個故事

當羅比·巴拉特(Robbie Barrat)在西弗吉尼亞州的鄉村讀中學時,他開始從當地的回收中心收集舊電腦,將它們拆開,然後重新組裝起來。後來,他在農場上自學了編程。在高中時,他開始接觸人工智能。當時,他和朋友們就電腦是否有創造力展開了爭論。

巴拉特通過實際行動給出了反駁。他基於坎耶·韋斯特(Kanye West)的歌詞,訓練出了一個能夠寫說唱歌詞的神經網絡(一個例子:我需要修理一下,正在慶祝的女孩/蛋黃醬顏色的奔馳,我的引擎發動了)。在學校里,巴拉特的朋友們很喜歡它,但一些成年人對此感到震驚。「老師有點不高興,因為他認為神經網絡不太好,」他說。

事實證明,那個滿嘴胡話的人工智能系統就是巴拉特離開農場的門票。 他的成績不夠好,進不了他希望學習數學或計算機科學專業的學校。 但是這個項目,幫助他在硅谷的中心地帶獲得了一個自動駕駛項目的實習機會。

從那裡,他進入到了斯坦福大學。現在,他在一個生物醫學實驗室工作,試圖開發神經網絡來識別具有藥用潛力的分子。但是訓練神經網絡創造藝術仍然是他的熱情所在。

如今,在業餘時間,巴拉特利用時裝秀上的視頻剪輯和照片製作由 AI 生成的穿著新服裝的模特圖像。結果充滿故障,非常怪異——你有沒有想過,自己會喜歡褲子的褲腿上裹著一個袋子,或者一邊掛一個大袋子的毛衣? ——但是巴拉特正在與一位設計師合作,把它們做成真正的衣服。 他迫不及待地想穿上它們。

診斷植物疾病?這有一個應用程序

業餘愛好者能用人工智能幹什麼?這裡有四個故事

沙薩·邁赫迪(Shaza Mehdi)家前院的玫瑰叢很漂亮,但容易生病。去年的一天,作為《星際迷航》粉絲的邁赫迪問自己,為什麼她的手機不能像手持科學分析儀一樣診斷植物的病痛。「計算機怎麼才能知道?」這位來自佐治亞州勞倫斯維爾的高三學生很好奇。很快,她和一個名叫尼羅·拉維內爾(Nile Ravenell)的朋友一起擺弄神經網絡。

邁赫迪不知道如何編程,她周圍的成年人可以提供鼓勵,但不能提供專業知識;她的學校沒有開設計算機科學入門課。晚上,她躺在床上,帶著家裡的寵物狗泰迪,還有她那台動力不足的戴爾筆記本電腦,自學了 Python 編程語言,並從 YouTube 視頻和在線教程學到了神經網絡基礎知識。 當她遇到問題的時候,她會在論壇上請教陌生人。 「我真的很討厭這件事,」她興高采烈地回憶道。

一個由斯坦福大學研究人員錄制的視頻上傳到了 YouTube 上,讓邁赫迪受到了很大的啓發。這位研究人員建立了一個神經網絡,在識別皮膚癌方面可以與經過認證的皮膚科醫生媲美。

有一個在線教程告訴她,她自己如何實現這位研究人員的技巧。 第一步是下載訓練識別廁所和茶壺等日常用品的軟件。 第二步是優化它的視覺識別,給它「餵食」大約 10000 張貼有標籤的植物圖片,這些圖片都是邁赫迪自己努力從疾病鑒定網站上收集到的。

2017 年末,她終於將自己命名為 plantMD 的應用程序投入測試。 邁赫迪緊張地看著一株看起來病怏怏的葡萄藤,它的葉子上有淺綠色的斑點和棕色的斑點。幾分緊張的心跳過後,「葡萄藤炭疽病」這個短語在上面閃爍著。 快速的網絡搜索證實了診斷。 「我如釋重負,」邁赫迪回憶道。這手持科學分析儀成功了。

用相機檢錄衣物

業餘愛好者能用人工智能幹什麼?這裡有四個故事

在日本老齡化很嚴重的小城市,乾洗是一項很運營好的業務。田原大輔 (Daisuke Tahara) 的家族在日本南部城市塔加瓦 (takawa) 擁有 8 家乾洗店,人口約 5 萬,在那裡很難找到好的員工。所以田原開始考慮利用計算機來增加他的勞動力。

首先,38 歲的田原用更好的計算機系統記錄和跟蹤訂單,使他的業務現代化。但他的大多數員工在技術方面都沒有多少經驗,他們很難適應。「他們很容易忘記,」田原說。

因此,這位自學成才的程序員開始研究軟件如何能夠只要看一眼,就能自動檢錄客戶的衣服。 在網上,他讀到了關於機器學習的文章,將他的英語和編程技能發揮到了極致。 在店裡,他拍攝了 4 萬張西裝、襯衫、裙子和其他服裝的照片,並用它們來訓練自己的代碼。

7 月,塔哈拉開始在他的一家商店測試他的系統。顧客把他們的衣服放在桌子上,頭頂上裝有照相機。他的軟件看了一眼,然後在平板電腦上給出結論(兩件襯衫,一件夾克)以供確認。一開始,員工必須要在第一時間幫助客戶。之後,客戶就可以單獨使用它了。

田原說,他的員工起初懷疑他的發明,但後來發現它會使他們的工作更容易後,就打消了懷疑。 田原不打算以這個項目為藉口來裁員,但他希望它能幫助他擴大規模。「我想開一家只有系統,沒有員工的商店,」他說。

微縮版的 Waymo

業餘愛好者能用人工智能幹什麼?這裡有四個故事

在加利福尼亞州奧克蘭的一個倉庫里,一小群書呆子看著威爾·羅斯科(Will Roscoe)用拇指輕觸手機。在他的腳下,一輛塑料外殼被拆掉的遙控汽車開始在一條用黃色和白色膠帶標記的跑道上行駛——羅斯科沒有提供進一步的信息。

這輛頂部裝有攝像頭和一堆電子產品的遙控車被稱為被稱為驢車(Donkey Car)。羅斯科不是人工智能專家,但他的發明使用神經網絡軟件,類似於在街頭上行駛的 Waymo 自動駕駛小型貨車所依賴的感知世界的軟件。

作為一名土木工程師,羅斯科在一次政治失敗中受到啓發,創造了「驢車」。 2016 年,他競選了舊金山灣區地鐵系統 BART 的董事會席位。 羅斯科承諾將用無人駕駛電動公交車取代火車來擴大運力,但他最終獲得了第三名。

建造自己的小型無人車似乎是向選民們展示這項技術並不是純粹的幻想的好方法。 他表示:「我想證明它能在小範圍內發揮作用。」

事實證明,他的時機非常完美——一個致力於黑客攻擊遙控汽車的機器人愛好者團體即將在附近的伯克利舉行首次會議。在那裡,他遇到了一位修理工亞當·康威(Adam Conway),他提出要製造這輛車。

自學編程的羅斯科使用 TensorFlow 製作了自動駕駛軟件,TensorFlow 是谷歌開發的軟件,後來作為開源軟件發佈。他還從一位遙控汽車聚會的與會者那裡借用了一些神經網絡代碼。

羅斯科的最終設計是通過觀看一個人在駕駛汽車中的演示來學習駕駛。他認為「驢車」不像傳統上那樣優雅,並且容易不服從,但對孩子來說是安全的。

羅斯科和康威把他們所有的軟件和硬件設計都放到網上供他人使用。驢車現在在香港、巴黎和澳大利亞墨爾本比賽。今年 1 月,在奧克蘭倉庫,九輛自制的自動駕駛汽車在賽道上競速;競爭者中有一輛驢車,是由三名高中生製造的。

這些車輛也開始涉足賽道以外的地方。洛杉磯附近的兩個業餘愛好者對他們的系統進行了改進,發現並清除沙灘上的垃圾。 在奧克蘭,羅斯科的車子停了下來,卡住了。「我一直試圖把它拿到人行道上,」他說。「我甚至給它拴了一條繩。」

關於 36氪

36氪
36氪為您提供創業資訊、科技新聞、投融資對接、股權投資、極速融資等創業服務,致力成為創業者可以依賴的創業服務平台,為創業者提供最好的產品和服務。

大家都在看

網紅類型百百種,談談亞州正夯的親子 KOL!

網紅類型百百種,談談亞州正夯的親子 KOL!

隨著全球各地 Youtuber 成家立業,品牌合作也將年齡層觸及至母嬰界,讓身為新手爸媽的粉絲繼續瘋狂。海外親子 KOL 究竟魅力何在,品牌宣傳力又與本土網紅有何不同? AsiaKOL 要帶你一起看看海外親子檔的獨家魅力!

還想知道更多數位新知?快來訂閱 dcplus 關鍵分享報

您希望收到哪些資訊呢?